葛坡资讯
取消汽车限购“第一枪”打响!贵阳先行,北京、上海会跟进吗?
2019-11-25 18:01:50   作者:匿名  

每天财经都是独家的,快关注它。

今天,贵阳已经取消了购车限制,成为九个省市中第一个取消限制的城市。

这一举措是对国务院近期出台的20项促进消费政策的直接积极回应。

贵阳促进汽车消费的措施为那些仍在其他限制城市努力获得汽车数量的市民打开了希望之门,但同时也给未来的城市交通管理带来了疑问。

贵阳取消了购车限制,北京和上海还会远吗?

贵阳成为首个取消购车限制的城市

9月12日,据贵阳市人民政府官方网站消息,贵阳市人民政府于2019年9月10日决定废止《贵阳市乘用车号牌管理暂行规定》。自2011年起,贵阳市公安交通管理局根据《贵阳市乘用车号牌管理暂行规定》,废止了乘用车号牌管理的相关公告。

这项政策是对国家行政部门上个月发布的文件的积极回应。

2018年,汽车行业经历了28年来的首次负增长。自2019年以来,下降趋势一直持续。为了促进消费,2019年8月27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加快流通发展、促进商业消费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了稳定消费预期、增强消费信心的20项政策措施。

意见明确指出:“实行限购的地区应结合实际情况,探索具体措施,逐步放宽或取消限购。有条件的地方积极支持购买新能源汽车。推进二手车流通,进一步落实完全取消二手车搬迁限制的政策,允许符合机动车排放标准的二手车在省(市)空气污染防治重点地区交易流通。”

此前,贵阳在一定程度上放宽了购买限制政策。今年5月,为了进一步优化贵阳市乘用车号牌指数管理,满足单位和个人的交通需求,贵阳市决定从2019年5月起每月新增5000辆乘用车特殊段号牌指数,用于贵阳市乘用车特殊段号牌的号牌抽签。6月份又增加了1500项指标。

有些人快乐,而有些人悲伤。

对于那些只需要一辆车的家庭来说,不用按喇叭就能买车自然是件好事。然而,一些贵阳居民担心,在取消购买限制后,城市道路会更加堵塞。

《中国证券报》(ID:XHSZZ)记者在贵阳人组织的微信群聊中,开始了“你认为贵阳解除购买限制如何”的话题。一些人说:“它仍然非常支持那些想要获得牌照的人。”然而,许多人也认为贵阳不应该取消购车限制,因为城市道路将来会更加堵塞。

有些人苦笑着说:"在摇了这么久的喇叭,转了这么多锦鲤后,我们终于到了喇叭,现在它被取消了。"

有人建议,只有改善规划、提高司机素质和提高罚款,交通堵塞问题才能得到更好的改善,取消限购可能会在短期内导致更多拥堵。

另一名知情人在《中国证券报》(ID:XHSZZ)上向记者透露,贵阳解禁主要是为了优化商业环境,帮助高层对外开放。“一方面,随着贵阳市的发展,以前的双城交通限制政策已经无法缓解拥堵。另一方面,贵阳最近一直高度对外开放,以优化其商业环境。牌照彩票严重影响了商业环境。”

“北京人”会解除购买限制吗?

除贵阳外,还有其他省市已经开始“放松”购车限制。

今年6月,广州和深圳出台了放宽汽车抽奖和投标标准的政策。其中,2019年6月至2020年12月,广州将新增10万中小客车增量指标。从2019年到2020年,深圳将每年增加4万辆普通汽车。

随后,海南也出台了促进汽车消费的具体政策。

8月30日,海南省商务厅等部门联合发布《汽车消费政策实施办法》,通过每月适度提高普通乘用车增量指标,满足居民对汽车消费的迫切需求。

海南方面表示,从2019年9月开始,到抽签月份结束,上月放弃的去年同期普通乘用车增量指数将自动计入今年当月普通乘用车总增量指数。2019年8月至12月,在普通乘用车原有增量指数的基础上,普通乘用车增量指数将每月适度增加。

数据显示,61个城市拥有100多万辆汽车,27个城市拥有200多万辆汽车,8个城市拥有300多万辆汽车。限制区包括上海、北京、广州、深圳、杭州、天津、石家庄和贵阳以及海南省。

目前,广州、深圳、贵阳、海南等四个省市分别发表了声明。北京、上海、杭州、天津和石家庄有可能放宽购买限制政策吗?

许多网民表示支持放宽购买限制。一些网民说,为了推动汽车市场,这确实是一场斗争。

然而,居住在北京通州、在国际贸易中心工作的郭先生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身份证号:XHSZZB)记者采访时表示,北京方面不会解除购买限制。他认为北京长期以来一直存在交通堵塞和停车困难。“尽管汽车销量在过去两年有所下降,汽车行业也陷入衰退,但购买限制已经解除,每个人都在路上开车,导致道路更加拥堵。”

当汽车越来越多时,停车位就会越来越紧,高额的停车费也会阻止一些想买车的人。

郭先生为记者计算了一个账户:“如果你开车去上班,在国际贸易中心附近停车的费用每天在60-100元之间,每月的停车费是1320-2200元。”

根据北京交通发展和建设“十三五”规划,到2017年底北京机动车保有量应控制在600万辆以内,到2020年控制在630万辆以内。

联合会秘书长崔东树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已经实施购车限制的北京、上海等城市来说,购车需求积压巨大,不可能完全放开。这些地方可能会采取一步一步的办法,比如广州和深圳,来释放一些车牌需求。”

中国汽车协会助理秘书长陈士华表示,北京可以借鉴上海放开部分郊区车牌的做法。“和上海一样,上海也有一个上海车牌,汽车只有在购买后才能在郊区开。这也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满足郊区居民的出行需求。”

编辑:曹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