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坡资讯
北宋繁华落幕的前夜发生了什么?《汴京之围》有超越时代的镜鉴意
2019-10-28 13:46:52   作者:匿名  

汴京宋金之战

《汴京边境:北宋后期的外交、战争与人民》

作者:郭剑龙

出版物:天地出版社

本书追溯了北宋后期靖康灾难的全部历史细节,讲述了宋、辽、金三代之间的和平与战争的故事,从里到外聚焦于北宋历史巨变的关键时刻,以及帝国整体危机的原因和后果。

——大河报社,大河客户记者张从波

事实的恢复优先于判断。这是记者们坚持的原则,也是记者们不应该害怕远近困难的原因,更应该深入事件现场,寻找相关方,从云中寻找真相。

"历史是昨天的新闻,新闻是明天的历史."郭剑龙生来就是一名记者,他把自己的专业素养渗透到历史研究中。《边静卫:北宋后期的外交、战争与人民》一书以“现场报道”的方式将读者带入著名的历史事件“京康起义”。他表现出记者们的克制,叙述善于描写,节奏明快,没有太多的安排和抒情表达,历史人物生动而短暂,他们走到了尽头。

人们一直在喋喋不休地谈论景康灾难的历史判断,尽管更多的人对此知之甚少。事件本身发生了什么?可能的真相隐藏在大量的历史数据中。郭剑龙的桌子上有100多本参考书。他以兼顾宋、辽、金三代观点的史料为基础,运用通俗流畅的叙事技巧,试图恢复康有为艰难的历史进程。

近年来,宋代历史的普及也使人们越来越困惑。一方面,宋代创造的文明达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顶峰,甚至有人从中看到了“现代文明的曙光”。另一方面,宋朝被贴上了“穷而弱”的标签。军事无能的局面无法逃脱这个悲剧王朝的背景。

郭剑龙以景康灾难前的三年为切入点,审视这一短暂的历史时刻,寻找其背后的历史细节。读者可以发现,京康统治时期的混乱更像是各种力量竞争的舞台剧。内政、外交和战争是如何相互争斗的?多角度的解读将读者对宋代的理解提升到了一个新的水平。

巩义麦田里的北宋陵墓静悄悄的。宋朝的首都汴京也被埋在开封市的黄土下。司马光专为皇帝写的《史记》没能阻止宋朝重蹈覆辙。“从历史中学习看北宋兴亡”的老调每次重复都需要一个新的声音。《边陲》探究北宋兴衰的深层原因,具有超越时代的镜像意义,值得一读。

◆对话作者

郭剑龙:试着真实一点,看起来不错

《汴京微》的开头描述了这样一个场景:在南太湖发现的一块巨大的太湖石头被运送到几千英里外的北宋都城汴京,并放置在艮岳花园。宋徽宗还任命这块石头为官员。这恰好是北宋疆域最大的时候。人们认为这是一个繁荣的时代。三年半后,女真政权砍头夺取了宋朝的首都。一切都戛然而止——从繁荣到毁灭只花了三年时间!这启发了作者郭剑龙去发现。通过与他的对话,我们可以窥见北宋的细节。

大河记者

有些人习惯于把宋朝形容为“贫穷而虚弱”。近年来,有新的声音称赞北宋是高度发达文明的“黄金时代”。你觉得宋朝的标签怎么样?

郭剑龙:与过去不同,我们不再机械地接受固定的历史观点,我们也不再认为古代处于纯粹的糟糕状态。事实上,古代人仍然微笑着生活。回首宋代,每个人对宋代“积贫积弱”的历史观也在发生变化。宋代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非常发达。宋朝政府有意收回“手”,让社会发展自己。因此,现代学者有理由在宋代“推翻判决”。

我想补充一点,虽然宋代的金融发现一方面在促进私营经济方面相对活跃,但另一方面,从私营部门抽血的方式太多了。例如,垄断制度非常发达。宋朝发不仅有“饺子”、“蕙子”等纸币,还有盐纸币。宋朝的财政状况不是很健康。为了维护社会稳定,提高官兵素质,存在巨大的需求和隐患。

大河记者

北宋都城汴京的发展得益于运河,出现了“四水通都”的盛况。运河和北宋的命运有什么关系?

郭剑龙:汴京的首都与运河有很大关系。事实上,运河系统对王朝非常重要。唐朝的首都是长安。武则天到达时,发现光在关中平原吃饭是不够的。他不得不通过大运河从长江以南运送食物。安史之乱期间,叛军进攻绥阳切断运河。幸运的是,张勋最终赢得了保卫绥阳的战斗。

北宋到达时,政治中心东移的原因主要是因为水路运输的便利。民众可以以相对较低的利率支持法院。北宋都城开封也显示了宋太祖对开封繁荣程度的喜爱。因此,整个宋代更加重视物质文明,让每个人都能有食物。

虽然经济中心在唐朝以后向南迁移,但也应该认识到南方的富裕程度很高,但其军事价值并不大。统治者考虑的是如何利用北方的枢纽保卫国家,用南方的原料养活国家。即使在明清时期,它也是北方通过运河运输与南方沟通的战略要地。

大河记者

这本书里有一个有趣的细节。靖康的变迁对宋人来说是一段痛苦的历史,但南宋人乐于在通俗小说中安排和消费徽秦及其家人。为什么会这样?

郭剑龙:中国人有抱怨皇室的传统。宋朝继承了这一传统。人们能消费的原因与宋代统治者的宽容有关。宋代的统治网络不如明清时期严密。宋太祖制定的规则对人民的干涉相对较少。南宋时,皇帝不想控制它,因为行政效率不高,人民有很大的空间。

例如,印刷业和出版业在宋代非常发达。北宋时,皇帝尝试了许多方法来控制它,但他就是做不到。没有人执行命令,或者执行不到位。那时,外国人非常喜欢中国书籍。越南和朝鲜想借宋朝的书,但皇帝没有给他们下命令。结果,他们从民间图书市场拿走了书。应该说,商业发展瓦解了行政控制,这也是宋代发展的原因。

大河记者

你的写作风格非常克制,你没有使用你必须充分发挥自己意见的史料。这是基于什么样的考虑?在众多的历史文献中,你是否也注意消除谬误和保存真理?

郭剑龙:有两个原则。一是努力保持真实性,二是看起来更好。不可能完全是真的,所以试着让每个单词都有一个基础。有太多纯写作态度的书了。我希望开展更多的历史数据基础工作,以便读者在阅读后能有更多的见解,而不是代替读者去思考。

史料的鉴定主要是针对宋人的笔记。唐代的笔记差异很大,有许多奇异的鬼神报应。然而,半数以上的宋代笔记关注历史的各个方面,这有利于历史研究。在这个过程中,还有许多交叉检查工作。基本的处理方法是:如果有多个源,选择可靠性高的一个。如果是孤立的,单词“可能”和其他单词将被写在书写中,或者它们将被尽可能少地使用,或者甚至不被书写。

大河记者

你去过开封吗?与北宋汴京相比,你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郭剑龙:是的,我有。夜市给我印象最深。市区为夜市提供了一个地方。这表明开封是一个非常宽容的城市。它可能不如郑州高台山,但住在里面很舒服。我认为开封的发展应该突出这种珍贵的民间气息,与郑州的发展保持错位。当你到达开封时,你也能感觉到更多的地理位置。这是一座建在马平川顶部的城市。它是交通枢纽,带来了物质文明的繁荣。同时,这也是一个很难防守的地方。就像中原的命运一样,优越的地理位置不仅是中原繁荣的原因,也是兵家必争之地。它遭受了许多灾难。一些成就也意味着小何已经输了。